1. <tr id='xbrma'><strong id='xbrma'></strong><small id='xbrma'></small><button id='xbrma'></button><li id='xbrma'><noscript id='xbrma'><big id='xbrma'></big><dt id='xbrm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brma'><table id='xbrma'><blockquote id='xbrma'><tbody id='xbrm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brma'></u><kbd id='xbrma'><kbd id='xbrma'></kbd></kbd>
    <span id='xbrma'></span>
  2. <fieldset id='xbrma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xbrma'><div id='xbrma'><ins id='xbrm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xbrma'></i>

      <dl id='xbrma'></dl>

    1. <ins id='xbrma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xbrma'><em id='xbrma'></em><td id='xbrma'><div id='xbrm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brma'><big id='xbrma'><big id='xbrma'></big><legend id='xbrm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xbrma'><strong id='xbrm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夜釣遇女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泑jiao_亚洲幼女_亚洲幼幼

            第一次夜裡來這兒釣魚,而且還是一個人,主要還是對於釣魚來說,阿文還是個初學者。

            同事之間總是會在周末釣到很多大魚然後發朋友圈裡分享什麼的,阿文卻總是一整天才釣到一條小的可憐的草魚。而最近聽朋友說在橋下,江邊的最深處樹林後的沼澤附近,會釣到更大更肥美的鯉魚。

            於是阿文再決定在周五晚上下班後,帶著漁具來這裡釣魚,沒想到等阿文找到這個地方的時候,已經是深夜瞭。這麼黑的地方來釣魚,往常把人嚇死瞭。

            不過對於真正喜歡釣魚的人來說,隻會想今天回釣到什麼樣的魚呢?他們不會害怕,因為沉浸在瞭這釣魚的樂趣之中。

            獨自一人大半夜來這“深山老林”,一路上偶爾會感覺到氣氛十分怪異。他也有些膽怯,不過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大半夜來到這裡,想著怎麼也不能這樣回去呀。再說自己下班的時候就跟同事商量好的,如果這樣就回去瞭豈不叫別人笑話。

            想到這些阿文隻好硬著頭皮把漁具準備好,等拋出魚餌的時候,他雙眼死死地盯著魚漂,不去也不敢去留意周圍事物。

            動瞭!

            這麼快?看來朋友們說的沒錯,這裡果然是最好的釣魚地點,他拉瞭拉魚竿,預感在月光下現出一條完美的弧度。

            難道真的是個大傢夥?

            他在心裡想著,終於上來瞭。

            “媽的,怎麼回事?誰這麼缺德?”

            看著自己剛剛吊起的那一隻鞋子,阿文氣得罵出瞭聲,沒辦法,他隻好二次拋出魚鉤。

           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,他就這樣釣著釣著,他突然感到特別的寂寞,周圍異常的寂靜,他因為膽怯而大聲唱起歌來,有意無意的瞧瞭眼手表——12點半瞭。

            “原來是你在唱歌啊,隻有你一個人嗎?”

            這時,不遠處又走來一個人,可能是本地人吧,剛剛在寂靜的夜裡突然開口,把阿文嚇瞭一跳。

            “聽說這裡有大傢夥才來的,你也是吧?”

            那中年人絮叨著,也在做著準備工作。

            “我也是,不過到現在也沒有見到。”

            阿文說著,心裡卻有一絲欣慰,終於不會那樣寂寞瞭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初學者吧?”那中年人問,“我也是,所以才選擇這時候才來,不過我就住附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啊,這樣也好,咱們做個伴吧!”

            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,時間過得很快,阿文又看瞭眼手表,時間又過瞭一小時。

            “我要走瞭夥計!”中年人說著收起瞭魚竿,“看來應該是我們找錯地方瞭,這裡並不能釣上什麼大傢夥,甚至我懷疑這裡根本沒有魚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要回去瞭嗎?”阿文有些擔心。

            “不,我還要換個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說著,阿文見那中年人順著小河深處走去。

            他沒有理他,心裡還是不想放棄,就在這時,魚漂再次開始抖動,他拼命扯著魚線。

            那東西漸漸浮出水面——天啊!那竟是一張張著長發的女鬼的臉,慘白的臉上似乎還泛著笑意。

            “媽呀!”

            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慌亂中用放在地上的手電燈光照過去——原來是一個黑色的塑料袋,裡面還裝著水草。

            “天啊!”

            他輕輕拍打著胸,原來是自己看花眼瞭,他一邊在心裡嘲笑著自己,一邊坐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手電的燈光突然滅瞭,周圍瞬間一片漆黑。

            “他媽的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說話間,燈光再次亮起,他剛放下心來,燈光開始不停地閃動,他皺眉拿起手電,重重地敲瞭幾下,燈光恢復瞭正常。

            阿文正在奇怪的時候,忽見那中年男人又走瞭回來,還朝他揮著手。

            “嘿!夥計,咱們還是快走吧,這附近沼澤裡有鬼!”

            聽到對方講話,阿文笑著擺擺手,“老兄,別開玩笑瞭,你是不是因為釣不到魚,所以想編個瞎話給自己找回面子吧?”

            那中年人見他不信,無奈搖搖頭說:“你不信算瞭,反正我是要走瞭。”

            中年人果然走瞭,阿文沒再理會對方,目光再次盯著自己的魚漂。

            魚漂動瞭動,他確定下自己沒看錯,然後迅速拉回魚線——果然釣到一條魚!

            不過?阿文看著魚鉤上那條隻有拇指大小的魚,心裡想著這也太小瞭吧!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餘光發現水面上有一團黑色的浮遊,出去好奇,他把手電的燈光對準那團黑色。

            黑色的物體漸漸在水面上浮起,先是頭發、然後是整個女人的頭、最後是那女鬼穿著紅衣的身子。

            天啊,那女鬼竟然上岸瞭,而且與阿文就那樣四目相對著。

            “救命啊,有鬼啊!”

            阿文鬼叫著朝遠處跑去,他不知自己究竟跑瞭多久,等再次來到橋洞底下時,天光已經泛白瞭。

            他回頭看時,小樹林前煙霧繚繞,與往常別無兩樣。

            他直到爬到橋上時才長長舒瞭一口氣,整個人躺在橋上。

            “嘿,夥計,你還好吧?”

            阿文用盡全身的力氣坐起來,瞧見昨晚一起釣魚的中年人,他已換瞭身裝束,看樣子是在晨跑。

            “媽的,那沼澤地真的有鬼!”

            阿文抱怨著,胸前劇烈的起伏著。

            “本來就是嘛!”

            那中年人說著,臉上一副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“我也是昨天夜裡回去才知道的,我老婆跟我講,咱們一起釣魚的地方根本不是他們說的能釣到大傢夥的地方,而是個著名的鬧鬼勝地。”

            聽中年人描述,阿文才知道瞭其中的緣由:

            關於那片鬼地的傳說,當地老人也眾說紛紜,傳聞曾有殺人狂在那裡丟棄屍體;也有人說度假的人曾經在那裡淹死過;但其實更早時候,這裡的村民因為戰爭而被屠城,屍首就盡數被丟在那裡,隨著時間的推移,那塊地方深深地陷瞭進去變成沼澤,而昨夜所見的女鬼,很可能也是當時死去未散的冤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