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 id='55uju'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55uju'></fieldset><dl id='55uju'></dl>
        <i id='55uju'><div id='55uju'><ins id='55uj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55uju'><strong id='55uj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55uju'></span>

          <ins id='55uju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55uju'><em id='55uju'></em><td id='55uju'><div id='55uj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5uju'><big id='55uju'><big id='55uju'></big><legend id='55uj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tr id='55uju'><strong id='55uju'></strong><small id='55uju'></small><button id='55uju'></button><li id='55uju'><noscript id='55uju'><big id='55uju'></big><dt id='55uj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5uju'><table id='55uju'><blockquote id='55uju'><tbody id='55uj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5uju'></u><kbd id='55uju'><kbd id='55uju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民間鬼故事:女鬼逼婚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泑jiao_亚洲幼女_亚洲幼幼

              河南開封府有個叫張彩亮的年輕人,容貌清秀,身材修長,且又瀟灑倜儻。有很多女子鐘情於他,但張彩亮都不為所動,心裡隻愛自己妻子陳氏一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彩亮飽讀詩書,且精於醫道,幾年前開瞭個醫館,很多人都來找他治病,但凡有疑難雜癥一經他手都能治愈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天,張彩亮很晚才回傢,在半路上碰到一個和尚。那和尚瘋瘋癲癲,一見到張彩亮,便手舞足蹈的大笑起來。張彩亮感到很詫異,正想避開他。突然,那瘋和尚撲瞭上來,一把抱住瞭他,然後用手把張彩亮的衣服用力一扯,露出一片胸膛來。張彩亮感到害怕,忙用力掙開他,但哪裡動彈得瞭。那瘋和尚伸嘴在他的胸膛上親瞭一下,然後便跳起身來,大笑的跑開瞭。張彩亮隻感到胸膛火辣辣的疼,低頭看時,隻見胸膛上印有個紅色的小人紋繡。張彩亮又害怕又驚訝,顧不得疼痛,急忙整理好衣服便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彩亮回到傢中,妻子陳氏備瞭飯菜正在房內等他。陳氏見張彩亮回來,忙為他整衣解帶。張彩亮見桌上飯菜豐盛,心裡高興,就和陳氏一起用飯。陳氏右手托腮,癡癡的看著他吃,張彩亮臉上紅紅的,頗覺不自然,但他習以為常,卻不心慌。陳氏問他今晚為什麼回來的這麼晚,張彩亮說醫館忙所以回來得晚瞭。張彩亮本想把剛才遇到瘋和尚的事告訴張氏,但又怕她擔心,所以便沒說出口。吃完飯,兩人便上床睡覺瞭,陳氏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著瞭,但張彩亮卻如何也睡不著。夜更深瞭,張彩亮還是無法入睡,心裡感到煩悶,於是起來穿衣,輕輕的走到外面散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彩亮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來到離傢一裡外的一口池塘邊。隻見池塘上荷花朵朵,在月光的照射下嬌美無比。忽然有一陣清風吹來,張彩亮感到渾身舒暢無比。“張公子。”後面有個嬌美無比的聲音響起,張彩亮吃瞭一驚,急忙轉過身來。隻見有一個身穿白衣的女郎站在他的面前,那女郎看起來十六七歲,身材婀娜,膚白如雪,秀美絕倫,隻是臉上愁眉緊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彩亮見深夜裡竟然有個女子在此,而且又知道他的名字,心裡感到詫異,但又想不出是誰,正想開口詢問。那女子卻先開口說道:“張公子,您好,小女子名叫香磷,要事特來相求公子。”說著便盈盈拜瞭下去。張彩亮慌忙伸手把她扶起來,說道:“姑娘不必多禮,不知姑娘有何時求我?”香磷道:“小女子的哥哥前些日子突然得瞭一種怪病,整天神不守舍。香磷素聞張公子醫術高明,妙手回春,所以來求公子去為哥哥看病。”張彩亮雖然疑惑,但見她楚楚可憐,不似騙人,說道:“不知你哥哥現在何處?”那香磷說道:“小女子傢住在離這裡五十裡遠的玄德湖中。”張彩亮聽她如此說,覺得她不是人類,心裡突然害怕起來。香磷突然跪瞭下來,一把抓住他的右手,說道:“公子不要害怕,不敢瞞公子,小女子其實不是人類,而是玄德湖裡的鯉魚精。隻因哥哥得瞭怪病,所以小女子趕來求公子去為哥哥治病。請公子千萬不要擔心。”說著眼淚簌簌的流瞭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彩亮見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女子深夜裡來求自己為哥哥治病,又見她眼淚漣漣,楚楚可憐,張彩亮平時最是菩薩心腸,心裡雖然害怕,但見她卻無加害之意,不忍拒絕,便扶起她的身體,說道:“你哥哥生病,我應當救治才是,隻是你傢居於湖裡,我卻如何能進去?”香磷見他答應,高興的蹦瞭起來,伸手抓住張彩亮的手不住的搖晃,說道:“太好瞭,您肯去,我哥哥定然有救瞭。”頓瞭頓,又說:“這個你不用擔心,我有樣東西可以使你趨避湖水。”說著從懷裡掏出一件衣裳來,晶瑩剔透,抖瞭抖,想為張彩亮披上。張彩亮剛才被她抓住手掌,心裡怦怦直跳,臉上通紅,哪裡還敢讓她為自己披衣,於是拿過那件衣裳披在身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香磷仔細端詳張彩亮,張彩亮越發窘迫。香磷又拉起他的手,說道:“我們走吧!”張彩亮隻感身體一輕,便飛瞭起來,耳邊風聲呼呼。張彩亮害怕,不敢睜開眼睛,一會兒,直覺雙腳沾地,便睜開眼來。隻見前面是一片廣袤的湖水,在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。香磷拉住張彩亮的手往湖水裡跳出,張彩亮落盡湖水裡,腳蹬手劃,卻感到呼吸勻暢,宛如在陸地上一般。香磷拉著他的手,在前面遊動。張彩亮在湖裡看見湖水湛藍,魚群遊來遊去,眼晴景象以前從未見過,心裡好奇。一會兒,張彩亮遠遠看見前面有座白色宮殿,宮殿上冒著水泡。他們遊到宮殿前,剛落腳,隻見宮殿的大門一下打開瞭,裡面迎出來兩個青衣女子,那兩個青衣女子見瞭香磷,拜瞭個萬福,又向張彩亮拜瞭個萬福,便迎接他們進去瞭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們走進宮殿,隻見宮殿裡彩繡輝煌,各種奇珍異寶到處都是,什麼珍珠、瑪瑙、珊瑚閃閃發光。張彩亮看的目眩神搖,卻也不失禮。青衣女子把他們應到一間房內,房內的琉璃塌上躺著一個年輕公子,穿著一件銀色的衣裳,閃閃發光,眼睛緊閉,嘴唇慘白,一會兒笑,一會兒又在說些聽不懂的胡話。香磷見瞭哥哥,傷心不已,急忙叫人搬來一張凳子,請張彩亮坐瞭,又吩咐那兩個青衣女子去拿針線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彩亮伸手去搭那年輕公子的脈,良久,香磷忙詢問情況。張彩亮站起身來,踱瞭幾下步,說道:“貴兄胸中有股瘴氣,須先服用以桃木泡制而成的湯藥,然後用針將他胸上的膳中穴刺破,放出瘴氣方可治愈。”香磷聽說可治,連忙叫人去尋桃木。一會桃木尋來,張彩亮吩咐用文火將桃花木熬成湯藥。青衣女子熬好湯藥,張彩亮給年輕公子服下,又用銀針在他膳中穴上一紮。年輕公子膳中穴中有一絲絲黑氣噴出,那黑氣越來越多,聚在年輕公子胸口上方並不散開。眾人見瞭那團鬱鬱的黑氣,無不駭然。

          香磷見那黑氣凝聚在一起,心下駭然,便叫青衣女子去她房間取五彩貝殼。青衣女子取來五彩貝殼,香磷接瞭,掰開貝殼口對準那團黑氣,隻見黑氣一點點被吸進貝殼裡,最後被全部吸瞭進去。香磷見黑氣全被吸進去後,趕忙合上貝殼。剛合上貝殼,香磷隻覺手一沉,貝殼掉在地上。那兩個青衣女子見五彩貝殼掉在地上,急忙去搶,突然“呯”的一聲爆炸聲響起,貝殼碎為幾瓣,貝殼中那團黑氣飄瞭出來,一下子變成一個身穿黑衣的女子。那兩名青衣女子被炸得粉身碎骨,血肉濺瞭一地。張彩亮和香磷大駭,張彩亮癱軟在地,香磷急忙抽出墻壁上掛著的寶劍,劈向黑衣女子。黑衣女子從嘴裡伸出二尺來長的舌頭,血淋淋的,往寶劍上一纏,香磷忙把寶劍往回拉,卻哪裡拉得動。黑衣女子抬起右腳往香磷小腹上一踢,香磷一下子撞在墻上,昏死過去。外面的人聽到響聲,紛紛趕過來看是發生瞭什麼事。黑衣女子一把抓起癱坐在地上的張彩亮,弄一陣黑風便不見瞭。